普洱茶玩的这么难看,大亨被判四年

2019-02-02 19:12:00 46
  2014年2月,一向高调的太俊林,突然从茶叶圈消失。
 
  坊间猜测,这位在业界如雷贯耳、伺弄了半辈子茶的大咖,真的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茶”了。
北海神农茶行
  太俊林,70后,比起那些勐海茶厂出道的各路大拿,算是小年轻。然而,他的能量并不小。年纪轻轻,暴得大名,不但在普洱商界,连政治生态和文化圈也影响颇大。
 
  众所周知,他和昔日普洱市委书记沈培平走得很近。而后者对普洱茶产业发展投入甚多。
 
  在茶文化圈,太俊林也是个人物,他是畅销书《茶叶战争》的作者之一。余秋雨先生在《品鉴普洱茶》一文中,对太俊林这个年轻人赞赏有加。
 
  太俊林是普洱人,营销普洱茶具有先天的优势。他也是幸运的,正好赶上普洱茶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形势之下,他就成为那头风口上的猪。
 
  上世纪九十年代,大学刚毕业,他就进入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被派往深圳做普洱茶业务专员。
 
  1999年,创办昌泰茶行,在西双版纳易武地区大规模收购普洱茶,加工“易昌号”系列饼茶,奠定了易武茶在新生代普洱茶界的领先地位,在整个大陆普洱茶人还懵懵懂懂时,他已在业界崭露头角。
 
  之后的经历可用“顺风顺水”来形容。犯事之前,他的身份是云南普洱茶厂有限公司(普洱永年茶业)董事长、深圳市永年太和茶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0年,他在深圳创建专业普洱茶陈放仓库及永年陈放模式,并于2006年创造了袋泡紧压茶—普克。
 
  有了这些,就够了,各种政治和社会荣誉会主动来找他,他顺理成章当选为“第四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担任云南普洱茶协会副会长、云南茶业商会副会长、世界茶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等职。
 
  然而,作为一名商人,他痴迷于政商结合而不能自拔。政治的惊涛骇浪,岂是一个做企业的能驾驭的了。
 
  2014年,在他”失踪“后,各种猜测如影随形。大家也在暗中窥测着太俊林的最后归宿。
 
  两年过去。近日,云南省高院公开一份刑事裁定书,裁定一名普洱茶商人骗取国家财政资金达1500万元,构成诈骗罪,案子的主角就是太俊林。
 
  前因后果是这样的:
 
  云南普洱茶厂有限公司董事长、控股股东太俊林,明知云南普洱茶厂有限公司不符合《2013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扶持龙头企业带动产业化和“一县一特”产业发展试点项目申报指南》中明确的立项条件,仍积极组织、安排工作人员申报宁洱县5300亩绿色生态茶园种植基地提升改造项目,并提交虚假合作协议及虚假审计报告,意图获得1500万财政补助资金。
 
  太俊林的公司提交虚假材料后,通过了项目审批。案发前,各级财政已将1500万元(包括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下达资金1000万元和地方配套资金500万元)拨付至宁洱县财政局专款账户,但还没有拨付至太俊林的公司。这被法院认定为属于犯罪未遂。
 
  昆明市中院于2015年8月26日作出判决,认定太俊林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太俊林上诉后,云南省高院不公开审理此案,于2016年4月13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值得一提的是,裁定书所显示的太俊林诈骗一事指向沈培平。此外,在沈培平担任副省长期间,还将“淘宝云南馆”交给太俊林的云南七彩高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但该项目一直运营不畅。该公司2013年底注册成立,2014年初就已经消失了,活了不到半年。
 
  但坊间传言太俊林行贿沈培平一事,毕竟并没在裁定书中证实。“犯罪未遂”这四个字,有着太多的想象空间。
 
  普洱茶产业如今发展得如火如荼,是这几十年来各路能人以不同方式努力的结果,有的甚至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地带,似乎这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迈向现代化的必经之路。然而,一旦走上正轨,各种人物就该各守本分,商人,要将心事放在赚钱;官员,要将心事放在规则的制定上,扮演好“守夜人”角色;文化人,将心事放在提供思想资源上。天地有道,各业分途。一旦逾越各自界限,迷失自己,就会生出各种不畅和变故。(据云南美财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