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普洱茶黄金十年(2007——2017):沧桑巨变的普洱茶行业

2019-01-02 07:03:11 53
  北海神农茶行
  作者按:普洱江湖十年,其实想写的事特别多,想写的人也特别多,可到要写的发现太多了,最后想了一下还是写一些经验教训,至于重要的人和事以后在专业一本写大益茶的书籍。
 
  十年,对于历史长河来说显得那样微不足道,可是对于某个行业,某个人来说却是举足轻重,甚至有着命运的转折!
 
  十年前你也许是一个毛头小伙,十年后你可能略显富态步入中年,十年前可能单身一人,十年后可能妻子成群,十年前你也许满腔热血立志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十年的时光可能把你磨灭得只剩下麻木的为了养家糊口为了生活到处奔波,十年前你也许是一个对普洱茶一无所知的菜鸟,十年后你也许是一个熟悉各种潜规则无所不能的全职高手,十年见证太多,普洱茶十年,历经高潮低谷,普洱茶十年江湖,绝对用一篇文章诉不尽,道不完,十年普洱生涯,多少普洱茶人笑傲江湖,多少茶人黯然离场,只剩下孤独的背影……
 
  还记得2007年大益茶,下关茶,中茶,福今,黎明,老同志,勐库,一品堂,天地人,老曼娥等等这些普洱茶品牌如日中天,在全民炒普洱茶的风暴中,它们那样耀眼,甚至到了一饼难求的地步,价格更是每天刷新高,十年后的2017年,唏嘘之余,多少叱咤风云的品牌黯然谢幕,曾经风光无限的下关,中茶也是随波逐流成为炒茶客心中的一种痛。十年,淘汰了多少人,多少品牌,多少茶企?十年,成就了多少人,多少品牌,多少茶企。
 
  2012年-2017年的五年,雨林古茶坊,合和昌强势来袭,澜沧古茶来势汹汹,福今被拆分为今大福与广隆,在2013年,大益茶,雨林,合和昌这三大品牌,我称为新的三剑客,在普洱茶新时代中。崭露头角成为了时代弄潮儿,2015年低谷后,时至今日依旧只见大益茶笑傲江湖,真的笑到最后。
 
  有时候,我总会想着过去发生的事情,如果我有穿透未来的目光,那么我会怎样去经营一家茶企。很难用一种语言去描述沉沦者的落魄心情,无论是懒惰还是骄傲的心态,都无法向这十年的岁月交待,普洱茶企在历史长河中与其他行业一样,只有不断创新,不断开拓新的市场才有可能成为不倒的百年茶企。
 
  依稀还记得十年前的那个阳光布满芳村的春天,2007年初春,山东一个大姐听说普洱茶好炒,偷偷带着女儿的嫁妆钱和自己半生的积蓄来到芳村开始炒普洱茶,50万成本全部投入进来,不到一个月涨到80万,人家建议她卖,她没卖,短短三个月过去了,50万变成30万,直到变到20万她才割肉,她流泪满面地拿着钱哭着说,此生再也不炒普洱茶,此生再也不喝普洱茶,也许这是某些人一生的痛。当年的报纸不断报道谁谁炒普洱茶成为了千万富翁,谁谁失败了跳楼自杀了。
 
  不可能忘却的是十年的那个雨季,几个来自不同省份的年轻人来到了芳村南方茶市,他们从一个普通的打工仔,短短三个月时间成为了千万富翁,他们身无分文,却无比勤快,在没有微信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他们用辛勤的汗水,挨家窜户,买卖普洱茶,他们成为了市场通,十年后的某一天,这其中一个人跟我讲,当时他们每个人每天可以进账十万元,从不去网吧,酒吧消费,每天晚上工作到零晨2点,用笔记本盘点每天的交易及价格,每天对每个客户进行疏理,每天记下明天要买卖的货物,短短三个月赚了900多万元,讲到最后,他自己都很向往,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我听完他的话,惭愧得无地自容,他们是活生生的励志故事,今天听来虚无飘渺,可是却是真实发生了,并且就发生在我们熟人身上,他们在广州买了几套房,在2008年最低谷时,大量买入大益茶班章及白菜系列,时至今日,他说他手上还有十多件这些货舍不得卖……
 
  普洱茶成就了多少人,这仅仅是十年普洱茶黄金时代的个缩影,他们是幸运儿,是既得利益者,更是一个行业辉煌的见证者,参与者,有失败者,有成功者,失败者大部分倒在贪婪的路上,成功者大部分把茶叶当成一种商品,只是赚钱的一个工具……
 
  走在南方茶市的路上,不经意间,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身在其中却早已麻木,从洞企石路驶入,曾经的水泥厂已经被推到了,现在建成了茶市的核心广易钧泰茶文化广场,再往前走,原来的中茶交易市场改成了广东茶叶交易市场和泊雅水岸,并且是私有化的泊雅水岸茶城,向往前右转,曾经芳村的茶叶库存重地,改成了广物茶叶配送中心和古桥茶街,变成了档口供茶商经营,天易广场也建起来的了,西区茗茶街也有了,唯一不变的中心馆门口的那几个大字,南方茶叶市场。
 
  十年,风风雨雨,沧海桑田。年年岁岁茶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年都不知道多少人进出茶市,况且是十年。走在打了不知道多少布丁的路上,不平的路并没有给我们不平的心,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批发市场,也是全球最大的普洱茶交易中心,是普洱茶成就了芳村?还是芳村成就了普洱茶?我无法一言表达,也许用这个形容比较恰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就是芳村茶市场,舟就是普洱茶,当我们回首普洱茶这十年,总有一个品牌围绕着我们:大益茶。
 
  2006年底,普洱茶蓄势待发,多少游资蠢蠢欲动,2007年全民炒普洱茶的浪潮汹涌来袭,芳村茶商像一群待宰的羔羊,面对这个浪潮毫无反手之力,整个行业被血洗,当游资撤退,芳村一地鸡毛,全是没穿内裤的裸泳人。
 
  2008年普洱茶进入谷底,大益茶第一个坚决走出批发市场,开拓全中国的经销商专营店,到了2012年,历经五年的积累,在厂家,经销商,专营店还有收藏客,炒家的推动和配合下,诞生了2013.2014大益茶特大行情,大益茶价格实现质的飞跃,生肖饼如巨星闪烁,不断刷新时代神话,老茶更是风头猛烈,特别是班章,孔雀等高端茶系列更是实现价格五倍十倍的增长,普洱茶造富神话再次映射在大益茶身上,这一年无数从事大益茶交易的人从中获益,成为了大益茶大时代的幸运儿。
 
  经过2013.2014的洗礼,大益茶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领域,不再局限于以前一件茶赚一百,一千,而直接进入赚一万,两万的时代,造富神话触手可及。
 
  2015普洱茶进入去库存,行情再次低迷,可是有了钱的茶商不再是2007年的那样毫无准备,他们已经经历了大风大浪,不再因为一次的失败而气馁,2016年底卷土重来,老树圆茶,珍藏孔雀出世,2017年大益茶再次创历史新高,特别是老茶在原来价格上再翻一番,大益茶已经不是普通的茶叶了,而真正向奢侈品迈入了。当轩辕号级横空出世时,十万元一件的茶也显得不惊不咋,一副淡然的样子,经历多了,自然就镇定了。
 
  想一想十年的历史如此经人相似,2006年行情起步,2007年全民炒普洱,2016年大益茶行情起步,2017年大益茶走向顶峰……历史如此逼真地上演,是巧合还是阴谋,没有人告诉我们答案,只有时间,永远不会撒谎的光阴会告诉我们真正的答案。
 
  到了2017年大益茶真的不便宜了,没有资金实力想再和十年前赚钱就非常难了,因为产品价格贵了,人工贵了,可是做货的成本高了,利润变薄了,各种开支增大,可是收入还是那么多,所以总感觉没赚到什么钱?自以为赚了很多钱,打开仓库,发现只赚了可怜的一些茶!
 
  怪不得2017年茶时市场有人改动了广东爱情故事歌曲,透露出现代年轻人对大益茶价格涨跌的爱恨交加,恨自己没有买一些班章,白菜,孔雀,这些涨得那么快,自己一件也没有,现在的爱情就像是纸糊的,经不起风吹,站在芳村茶市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宝马,奔驰何其多,却无没有一台是自己的。
 
  走在渐渐熟悉的街头,风悄悄吹来,十年光阴,让我们的目光迷离起来,这里可以说是天堂也可以说是地狱,有人说这里是普洱茶的“华尔街”,有人说这里是疯村,一群疯子在发疯,天天把大益茶当股票炒,有人说这里就是一个赌场,零和游戏?我无法表达一个批发市场的买卖实况,我突然想到了一件真实的事情。
 
  那是2012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在葵蓬吃夜宵,坐在我不远处的两个小夫妻闹别扭,女的要跟男的分手,说这个男的傻B,自己没货还要装B卖空200件蛇饼给人家,更离谱的是还是货到付款,卖出价4500。我听完久久没有说话,当年我把全部身家买入蛇饼就是做多啊!
 
  后来我知道他们离婚了,男的离开了芳村回到老家带孩子去了!
 
  2013年2014年这两年我也看到了许多做空大益茶的,结果被无情的市场大势所洗出大局,市场是冷酷的又是无情的,它从来是冷冰冰的,再熟悉的朋友也要讲究诚信与交易规则,从来没有人情,对赌期货的时候,赢家从不同情输家,输家只能像一只流浪狗一样默默地舔自己的伤口,在看假简单的茶叶市场,基本只有单边上涨的行情,缺乏对冲做空机制,这是一个并不特别成熟的市场,即使你看到做空的机会,却容易死在短时间人家暴力拉升的价格上。有一个从事十多年老茶投资的老茶人同我讲,茶叶,就是一种商品,是拿来赚钱的,不要对它倾诉太多感情,否则很容易被套死,有句俗话说得好,玩物丧志,当对一种东西变成爱的时候就会失去方向,现在这句话时刻警醒着我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过去也曾犯过同样的错误。
 
  纵观整个普洱茶黄金十年正是伟大的祖国给予的,这十年是我们国家空前强盛发展发达的十年,正是国泰民安,正是安居乐业,正是国家富强了,盛世兴茶,正是因为国家高度重视商业发展,才有了普洱茶的黄金十年。现在所说的茶叶老前辈,老茶人,市场的大佬们,以及从事普洱茶交易的新人们,正是靠着十年普洱茶升值带给他们的财富,正是黄金十年带给他们的一切荣华富贵,这是大时代的盛宴,是盛世的凯歌,我们永远不能忘记。
 
  致敬普洱茶黄金十年,路上有你,有我,有他,普洱这个舞台才精彩,致敬普洱茶黄金十年,我们还在奋进的路上……
 
  下个普洱茶黄金十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