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普洱茶”之2016茶商:还在迷恋山头经济吗?

2018-10-03 18:30:37 50

北海神农茶行

  2015年,普洱茶产业经历了不平静的一年。茶价下跌,销量停滞,茶商倒闭,茶企转向,条条负面无不牵动着行业的神经。


  新的一年,普洱茶行业是寒冬将至?还是即将春暖花开?作为茶商(企)而言,不转型是等死,转型不利是找死,他们的生机在何处?普洱茶产业将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趋势或变化?


  转型网络“云端”也是一条血路


  在保持了连续三年的大好势头后,普洱茶在2015年又遭遇到了严峻形势。茶叶市场门可罗雀、茶商罢市、茶企倒闭潮等消息频频出现在媒体报端。


  冬日暖阳照耀下的昆明雄达茶城也遭遇到“寒流”的影响,市场几十家开门的店铺里几乎没有顾客,据保安人员透露,2015年市场的人流量比往年少了很多,就连以往一些大老板的汽车也都很少出现了。“现在生意清淡,天天晒太阳。”茶商赵老板介绍说,往年好的时候,一年收入二三十万没有什么问题,15年十万都没到,“每月除去房租、人工等必需开支,能不亏已经很不错了,我现在都在吃老本。”赵老板透露,他周边的茶商境遇也好不到那里,为了维持生计,有不少人除了卖茶,还卖上了玛卡、辣木、玫瑰花等云南的农特产品,“开网店更是人人都做。”

北海神农茶行

  昆明雄达茶城


  确实,网店、微店现在几乎都成了每个小茶商的标配。然而,这些电商的生存状况也并不佳。据了解,10年到11年曾在淘宝做到三百万的一个云南茶商的生意也下滑严重,对于下滑的幅度,夫妻两人讳莫如深,而对于其他新进入电商这个领域的茶商而言,面临的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以每年电商盛宴双十一的天猫数据为例,2013年,普洱茶在所有茶产品销量的占比为39.19%,2014年为31.74%,2015年为27.22%,普洱茶销售量三年内被其他茶品类稀释掉了近12%,竞争加剧。“当然,从另一个方面讲,市场的份额也在不断的扩大,以前是千万级,现在是上亿级。”业内人士代先生称,市场艰难,转型是每个茶商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今后普洱茶的销售将发生较大的变化,由“地面”转向“云端”就是其中之一。


  其实,这个转变很容易理解,在国家提倡“互联网+”的背景之下,各行各业都把网络看成了转型中的必争之地,而O2O的模式也给普洱茶行业带来了生机。双十一天猫数据显示,2013年,大益销售额809万,成交1.94万人,排名普洱茶品类第二;2014年,大益销售额1406万元,成交2.98万人,排名第一;2015年,大益销售额1753万元,成交4.66万人,蝉联第一。一斑窥豹,有实力的茶商转型互联网的机会很大。但同是该数据显示,大益的客单价从2014年的470.9元降至2015年的376元,可见,降价促销也是普洱茶电商的一大策略,大益就以单品低价策略来促成更多的成交。同时,从卖家数量来看,2015年双十一当天,有33.7857万位卖家,这个数字在2014年是17.1136位,卖家群增加了97.4%。这意味着,以前不在意电商渠道、或者专注传统渠道的茶商,在市场经济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都开始不得不转战互联网电商渠道,他们的加入,让卖方市场呈现井喷式的激增,这当然也意味着更加残酷的竞争。

北海神农茶行

  双11销售额排行榜,大益位居榜首


  控制资源“山头”战略可进可退


  电商针对的是普洱茶产业链的终端-广大消费者,而另一端原料方面的激战也在继续。近两年来,古树茶、名山茶异军突起,给普洱茶带来了惊艳的一幕,造就了普洱茶行业的神话。然而,15年,古树茶、山头茶也遭到严峻形势的影响,从众多茶农处了解到,15年古树茶价格下滑了20%左右,但在品质的保证下,销量还是能保持稳定。


  “我们周边一些做古树茶的朋友没有碰到多大的困难,私人定制的模式保障了销量,而控制住茶的源头,提供好品质的茶,也就有了话语权。”业内人士代先生指出,今后普洱茶商转型的第二种模式就是从“山下”攻上“山头”,掌控“山头”就能有效对付困境。“这个方法被业内称为圈地运动。”其实,类似的做法最突出的例子就是陈升号,陈升号于2008年与老班章村茶农签订了包购包销三十年茶叶的协议,保证自己原料来源和品质的稳定性,同时,与其他强势大品牌形成差异化和错位竞争,在普洱茶产业竞争中占据有利位置。如此远见卓识的还有合和昌在各大茶山买断了8万棵古茶树40年的采摘权,天泽茶业在景东无量山腹地承包了数量众多的古茶树等等。


  与此异曲同工的还有柏联普洱茶庄园模式。众所周知,柏联依靠自身的实力,在普洱市景迈山区将种植、生产、旅游、文化、营销等融为一体,集农业、文化、休闲旅游功能于一身,给普洱茶行业带来全新的体验,也是企业创新的一种形式。受此影响,很多茶企纷纷效仿,就连主营医药的云南白药也规划5年打造300个茶庄园,在临沧投资建立超五星生态茶庄园,集种茶、采茶、制茶、储茶、品茶、食茶、茶SPA高端休闲于一体的“玩茶天堂”。


  “受经济大环境和茶产业产能过剩影响,龙园茶业销量与去年大体相当,虽批发环节销量明显下滑,但茶旅游环节有了新的较大增长。”龙园茶业副董事长李朝康介绍,龙园茶业在原有茶旅游基础上,于15年5月在景洪新建成总经营面积为7000余平方米的“西双版纳龙园茶业大世界”并投入使用,每天接待数百游客,经济效益比较好,龙园茶业把“山头”经济做了更好的延伸。不难看出,这种“占山为王”的模式比“圈地运动”更加受到实力茶企的青睐,他们不仅专注普洱茶全产业链,而且引入了地产、旅游、养老等其他附加值更高的行业,给普洱茶产业注入了“兴奋剂”。

北海神农茶行

  庄园模式集农业、文化、休闲旅游功能于一身


  服务仓储“雾里”商机方兴未艾


  市场严峻,很多茶企都在销售方面下足了功夫,但疲软的市场并不能消减普洱茶年年增加的产量。数据显示,2015年底,我国茶叶供需缺口达到40万至50万吨,中国茶市呈现出供远大于求的态势,普洱茶行业自然也不能避免。据悉,一些OEM(代工生产)普洱茶厂15年上半年加工量还是挺大的,而下半年则出现了爆仓的问题,客户做好的茶品没拉走,原料不断进来,从而造成了爆仓。这样的情况其实在一些品牌大厂也同样面临。“好在普洱茶可以长期存放,越陈越香,这一特性让茶商(企)能抵御一定的风险。”业内人士代静称,近些年来,一些茶企逐渐意识到了建立仓储中心的重要性,七彩云南在广东建立了仓储酝化中心,下关茶厂建立了陈化仓库,大益更不用说,储存设施和产品存都是规模庞大。


  除此之外,在大家熟知的东莞、昆明、香港等地区也有不少的仓储中心,“这些仓储中心有时象‘蓄水池’,可以缓冲产销不平衡的激流,但水蓄多了,很难说就成为‘堰塞湖’,如果承受量达到极限,后果可能不堪设想。”其实,代先生的比喻也不是没有道理,据业内传言,目前东莞仓的存储量达到了30万吨左右,这是云南一年普洱茶产量的3倍有余。

北海神农茶行

  藏茶之都东莞,普洱茶存量惊人


  普洱茶产区之外的存量茶大得惊人,而产区的产量也没有减少的迹象,势必催生更多的茶商参与到仓储这个环节。“从普洱茶行业的发展趋势看,确实需要一些服务于仓储的企业出现,他们介于‘山头’和‘云端’的之间,用‘雾里’来形容也是比较好的,‘雾’同音‘屋’,藏的意思。”据悉,普洱、昆明正在筹措建仓储中心。“这是令业内振奋的消息,在原产地建立仓储中心,发展有实力的仓储商,对于普洱茶的发展意义重大。”代先生指出,昆明仓在业内的地位众所周知,将来仓储中心和仓储商都必须是专业的,要区别去之前茶企、个人建设的仓储,仓储的定义将从传统的存放储备功能转变为贴近市场、发现品质、创造价值等多功能,“特别是在我们云南建立大型的仓储中心,可增强原产地的话语权。”他还表示,目前云南建立大型仓储中心,不仅解决居高不下的产量问题,而且还能让现有存茶交易流转,达到定质、定价等效果。今后仓储将成为继种植、生产、销售的一个新兴的中间服务环节,达到整合资源,树立品牌,带动普洱茶行业的发展。


  面对经济下行和激烈的市场竞争,业内对普洱茶进入调整期已经达成共识,上述“云端”、“山头”、“雾里”直接定义的就是普洱茶行业的发展必须注重消费者体验、控制优势资源、提高物流仓储服务三个方面,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最后套用马云的一句话:“2016年不是要活得好,而是要坚持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