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热点追击:“乡土乡亲”事件冷思考

2018-10-02 07:08:00 23

北海神农茶行

  农业有不同种植模式,只要建立在绿色、无公害基础上都是无可厚非的,不要因为自己采用某种模式而去贬低其他模式,也没必要妖魔化农药、化肥,只要按绿色、无公害要求去做,用点农药、化肥又何妨。当然一点农药、化肥不用,坚持高标准也值得鼓励。


  茶叶种植模式分为高产密植与稀疏种植两种。稀疏种植大多为老茶园、古茶园,近年来也有通过对台地茶园进行间伐改造过来的稀疏留养茶园。以古茶园为代表的稀疏茶园比集约化密植茶园生态有机只是相对的,因为稀疏茶园的类型非常多,有些是非常原生态的,能体现生物多样性,比如景迈山古茶园,但有些古茶是栽在房前屋后、村子旁边,很难避免生活垃圾的污染。有些是满天星种植的纯茶园,除了古茶树外没有其他植物,这就谈不上生物多样性。有些是混农茶园,即古茶树栽在田间地头,与农作物混种,万一农作物用了农药呢?有些是混林茶园,如果是混有益树种是好事,如果混了核桃树就不妙了,如果旁边有大面积的橡胶林就更等而下之了。所以,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我们不能说稀植茶园一定比密植茶园生态有机。


  乡土乡亲在普洱茶领域选择的合作伙伴是普洱市思茅区的祖祥茶业。祖祥的茶园是密植台地茶园,但经过生态有机改造,过了欧盟有机认证。在普洱市目前过欧盟认证的茶园不多,其主要是两个原因造成的,一是许多茶园申请欧盟有机转换晚,其的通过需要时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许多台地茶园开垦在十年前,当时有机观念没兴起,多年前用过除草剂,导致土壤里有农药残留,要等若干年降解后才能过欧盟标准。祖祥的茶园是荒山开垦的新茶园,所以没有老茶园土壤遗留的问题,所以轻装上阵过欧盟有机。


  祖祥在高产密植茶园的有机转换方面确实做得优秀,乡土乡亲适度合理的宣传是可以的,但过犹不及,贬低同行属恶性竞争,妖魔化农药、化肥也不可取。


  乡土乡亲没有看到祖祥茶园有个最大的弊端,茶树种得太密,生物多样性严重不够,没有形成茶园的自循环,需要过多的人工干预,不用农药灭虫,就要动用太多的人工除虫。过多人工干预只是表象,其实质在于茶树缺乏原生态生长环境,会出现能过欧盟标准,但品质不一定能跟原生态茶园竞争的尴尬问题。前面说过不是所有的稀植茶园都能跟原生态与有机划等号,但就整体而言以古树茶为代表的稀植茶园,其品质要远超高产密植茶园,也会超过过了欧盟标准的高产密植茶园不少。


  乡土乡亲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利用僵化的欧盟标准来说事,完全是削足适履,按图索骥,因为过欧盟标准只代表品质的一部分,远不是全部。同样的例子是,有一家过了欧盟标准的红茶企业,出口很好,内销一直做不起来,究其原因,消费者嫌其口感一般……(原题:乡土乡亲事件冷思考)